绫陵齐

【随便唠两句】关于妙儿、青玄、贺玄

爆哭

凤梨与夏柑:

【关于妙儿】


一直想给玄妙写篇文,但是永远是刚提笔就放下了。
她那么好。他们相知在最好的年纪。
不管师青玄是不是朱砂痣,妙儿一定是贺玄的白月光。
那个温柔善良又性子刚烈的女孩子可是绝境鬼王几百年来永远珍重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呐。
妙儿的故事在原文中一笔带过,毕竟不是主角,又结局太过惨烈,光是脑补就让人无比心塞难过,如果详细写出来我会疯的。


她那么好。
青梅竹马,如花似玉,温柔贤惠。
然而那个女孩子的结局,却是被大户人家抢去做侍妾,抵死不从,而后被生生打死(见107章)。
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惨烈不可言说。


血社火的场景里,有这么一幕:“还有几人抬着一个高高的木头架子,横梁上吊着一个女子, 脖子拴着绳子, 仿佛悬梁自尽;又来两个人,拖着一个女郎的两条腿, 那女郎衣服被撕得破破烂烂,脸朝下生生被拖了一路,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见107章)”
大胆猜测一下,悬梁自尽的女子是贺玄的妹妹,那么被拖行的女郎就是妙儿了。
……我不知道当时在场的贺玄是什么感受。


后来具体查了一下发现,“被打死”轻者依旧会皮开肉绽,脏器破裂。重者或许全身骨折,面目全非。
这个女孩子,原本“身形苗条,颇有姿色(见番外一)”呢。
如果那时她叫了,那么最后一定会声音嘶哑,如果她没叫,那么可能会让血呛在气管里导致呼吸困难,无法发声。
这个女孩子,原本“声如黄莺(见番外一)”呢。


还有更让人难过的。
贺玄妹妹的结局是“不堪凌辱而自尽(见107章)”,但是妙儿没有。
个人觉得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她被人看得很严无法自尽,另一种可能是她从未放弃过抗争。她想活着,想和心上人神仙眷侣,想和家人共享天伦,她相信好人有好报,所以她忍着。
然后,被活活打死。
痛苦吗?痛苦的。
绝望吗?不绝望。
后悔吗?不后悔。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太子殿下,你看,百年后有个女孩子,她和你一样。


我永远敬佩妙儿。


我喜欢双玄,但是我也喜欢玄妙。
如果没有换命,他们一家大概就是世间人最艳羡的样子。


【关于青玄】


师青玄看似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心性,但其实活得比谁都通透。
他清楚神官都是什么德行,他在上天庭行事滴水不漏却又不与他们深交,可以说在书里,师青玄虽然看起来像是个朋友很多的角色,但在他身边出现的一直都只有“明仪”和谢怜而已。
c天r地的花城应当是挺赞赏师青玄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师青玄是毒舌花亲口夸过的极少数人之一(“明白人”)。


最近温习了“隔红云赏花心堪怜”这一节,谢怜、郎千秋和师青玄的所作所为就很好地凸显了他们的性格。郎千秋是真的心思单纯、嫉恶如仇,所以他会出来打抱不平。谢怜是没有办法,而唯一没有暴露身份的就是混在鬼群里的师青玄(当然花城是肯定知道的了),还想了个法子骗血雨探花(虽然被否决了),虽然是直率型角色,但是有勇有谋、会审时度势、思维跳脱却不游离于常识外,且侠义心肠、善恶分明(半月关事件),除了对哥哥的包庇之外品行上真的是找不出啥毛病。
而包庇哥哥则说明他依然是一个理性没能战胜感性的人。跟哥哥相依为命这么多年,让他在危急关头第一个念头仍然是帮亲不帮理。那个时候的师青玄心里还抱着侥幸心理,甚至打算让哥哥保持神格而自己去赎罪。不过他还是天真了,毕竟冤有头债有主,错了就是错了。而师青玄的身份从决定帮兄长的那刻起,就由“不知情受益人”变成了“从犯”,彻底把自己推到了贺玄的对立面。


后来师青玄去皇城当乞丐,真的,从他的转变来看,他太通透了,太厉害了,更加可以看出,他内心从来从来就没有是“蜜里惯出来的小白脸”过。
十岁之前,目睹家道中落,父母双亡,家族人利欲熏心的嘴脸。
十岁后,兄长上山修行后,每日独自一人在山下小镇,晚上还要给兄长准备晚饭。
而后,被白话真仙骚扰,每年至少一两次。
他从来没有因此怨天尤人过,依旧是那么神采飞扬、潇洒跳脱。想必是早年已学会了如何调整心态,扛过所有的变故波折。
我以前不解师青玄为什么能经历这么多变故之后依旧笑得这么开心,甚至觉得他有点没心没肺。
现在我……。心疼。爆哭。跪下道歉。
他只是想通了。想通了不等于没心没肺。“想通了”是痛彻心扉后依旧选择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没心没肺”则是省略了痛彻心扉的过程。
若说“稀里糊涂了一阵”是他在忏悔思考,断手断脚、成为乞人是他对自己的惩罚的话,那始终不肯减少半分的笑容就是他对自己原则最深刻的贯彻。


……所以你他娘的是天使吗。


【关于贺玄】


其实写这个的原因是今天又看了一遍燃业火鬼神降皇城。
第一遍看得匆忙略过好多细节,再看一遍真的是百感交集。
贺玄真的位是顶顶温柔的鬼王,像我这样词汇贫乏的人只能一遍又一遍重复“他怎么这么好他怎么会这么好他为什么这么好”。
他真的对小天使仁至义尽了,虽然知道师青玄就是占了他命格的人,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他机会。
世人皆知黑水沉舟由恨而生,可他明明一直是一个别人对他好他就放在心上的温柔的人。只是真的很讽刺,把他打入地狱的人又要伸手把他拉出来。


堕鬼前,他只砍了害过他的人,从未伤及无辜。他没有死在白话真仙手上,他和妙儿一样从未屈服。


然后,铜炉山。贺玄受的苦绝对不比花城少,可是花城有正面的情绪和信念支撑,而贺玄,就是让一个原本温柔的人怀着恨的力量度过这成绝的十二年,和接下来的几百年。


……他还没有心理扭曲真的是个奇迹。


“不得善始,不得善终”、“你最亲的亲人、你最好的朋友,全都会因为你,死无葬身之地”,这说的又何止是师青玄一人。


然后开小号,假扮神官。
……40%的欠款都花在这上面了,你为什么不开个小号角逐一下奥斯卡赚点外快呢。
埋伏了这么久只为等水哥天劫,也是很可怕的耐性了。他从来没有想过放过师无渡,但是可以看出来他真的不想伤害师青玄。他自己都很痛苦地对着师青玄吼“我给过你机会”。
几百年来见到的唯一一点光,如今被两人亲手掐灭。


……虽然真的觉得真明仪死得很冤(但是很好奇会不会有什么内情)。


最后应花城的要求来守阵。
花城一向懒得和除哥哥之外的人多话,所以他跟贺玄说的时候,多半不会说“把风师扇修好带上”这种具体的,最多说句“来皇城,替我帮师青玄守人阵”之类的。花城肯定提到有师青玄在(或者贺玄本来就知道),否则贺玄应当不会把风师扇随身携带。
至于风师扇……感觉他应该也没有很认真地修,不然不至于用了一次就坏了……不过当然也不排除术业有专攻。
这个地方总之甜者见糖刀者见刀吧,至少贺玄还愿意出面。


……不过,说花城不是故意的我打死都不信。


贺玄已经手刃仇人了,但是还是没有消散,说明执念还在。


……你的执念是什么呢。


【一点小疑问】


贺玄入狱时父母七十多岁,就算他们三十岁才生下贺玄,贺玄当时应当也有四十岁了,天,四十岁,四十岁……你怎么还没娶妙儿……


贺玄的性格看起来不喜欢欠别人的情,那么问题来了,你咋就开通了血雨花呗呢【。】你开小号卖个艺,就算一个号每天一个钱,五十个小号一天也有五十个钱了,一碗汤圆五个钱,所以你……你为什么会欠花城这么多钱。


虽然不知道贺玄为什么会养这么多疯怪人在鬼蜮里,但是斗胆猜测一下,是不是那些人的命格太烂了在人界生活不下去,所以贺玄就把他们接到鬼蜮里至少能保证让他们活着……?


有道友为我解答一下嘛_(:з」∠)_

叶修,我爱你
生日快乐

有幸遇见你,最好的你

生日快乐啊修修

叶修,我会爱你直到永远。